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肖徽稍稍蹙起眉, 眼底露出些许无奈, “现在才想起来问?”

    “难道你早知道了?”卫玖眨了两下眼睛, 显得有些无辜。

    肖徽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低着头快走两步,明显在偷笑。

    说起来卫玖真愧对他的外号,一点都没有霸总气质, 反而更像是傻白甜。他的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 让人想不知道都难。

    卫玖废了几秒钟时间,接受了这个事实,跑过去问, “那你都知道了,有什么想法吗?”

    “嗯?我不是早说过吗?”肖徽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说过什么了?卫玖忽然蒙了下。

    他们相处这么长时间里, 肖徽说过太多太多的话。即使卫玖每句话都认真听了,也不可能都记在心里。

    冒出这个念头,卫玖忽然觉得有些奇妙。曾经以为会永远消失, 再也见不到的人, 又回到自己的生命里,还跟他分享了这么多喜怒哀乐。

    真的是很快乐的事,卫玖想。

    “所以你…”卫玖盯着肖徽看了会,内心陷入挣扎。

    虽然已经过了生日,但肖徽现在也不过十六岁。

    自己太禽兽了, 居然想要祸害十六岁的花季少女。

    ……应该再等等的。

    肖徽注意到他的表情, 就知道卫玖肯定有又在考虑什么有的没的。

    她觉得实在好玩, 在旁边努力憋住笑意,眼睁睁看卫玖遭受来自心灵深处的煎熬。

    隔岸观了会火,肖徽才悠悠拖着调子说,“就算你不记得以前的,我刚刚说的你总该记得吧?”

    “嗯?”卫玖迷茫的两条眉毛打了个结,忧愁的看着他。

    “我说喜欢你的脸啊。”肖徽抬头望着他的脸,认真重复道。

    卫玖的长相,在大众审美中算是很优越的存在。即使他去凤城穿着厚外套,看起来相当诡异,周围都有大姐姐小妹妹抛来审视的眼光。

    无论他出身如何,以后无论到了哪里,都能凭那张脸吃饭。

    “只是脸?”卫玖有些失望。

    “还有头发,你染了白发看起来有点像杀手。”

    他天生长得冷感,这种苍白的发色衬得他那股冷冽气质更加浓郁。

    肖徽说完顿了几秒,补充,“但是老赵不让你染白色,现在天气慢慢回暖,你染个深棕怎么样?”

    电视剧里那些阳光大男孩,发色基本都是深棕,大概能调和他身上清冷寒烈。

    “好。”卫玖想都不想答应下来,“但我们现在是应该讨论头发的问题吗?”

    “不然呢?”肖徽露出个没心没肺的笑,像是学会读心术似的,直接了当点出卫玖心里最纠结的地方,“我才十六岁,你要跟我谈恋爱吗?”

    “这…”卫玖被她稳住,眉头皱的更紧。

    “真是搞不懂你,为什么非要纠结这个。”肖徽歪过头,撇了撇嘴,“你六岁的时候都能喜欢我,为什么十六岁的时候不敢跟我在一起啊?”

    好像是这个道理…不过,肖徽怎么知道自己六岁喜欢她?

    “你偷看我日记吗?”卫玖皱着眉问。

    “你还有写日记的习惯?”没想到他看起来像个问题学生,私底下居然这么乖巧,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肖徽连忙摇头否认,“我没有偷看你日记,只是…”

    她想到什么似的,低头笑了下,“都已经过去十年,这里所有人都忘了我,只有你还记得。”

    卫玖目光落在她低垂的眼睫上,想起肖徽回来的那天,阳光明媚。

    “我只能想到一个解释了。”肖徽眼里含着笑意,促狭的看着他,“后面,你的行为也提供了佐证。”

    “咳。”卫玖尴尬的咳嗽了声,转头望着苍茫的雪地。

    原来是自己把自己卖了,这种事还真有些尴尬。

    “走吧,你要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啊?”肖徽叫住他,扯了扯卫玖的衣袖,“等会路过那边理发店的时候,顺便把头发染了吧。”

    “所以都这个时候,你为什么总在关心我的头发?”卫玖有些无奈。

    “快走啦。”肖徽连拖带拽,终于还是把他带到最开始遇见的理发店里,将卫玖按在椅子上。

    理发师依旧是那个热情过度,还总喜欢推销店里其它服务的托尼老师。他剪了个莫西干头,还染成蓝绿色,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纪的画风。

    “你又来了!”理发师对卫玖相当熟悉,热情的说,“上次在我这里染得还满意吗?你染完之后,后来你们学校又有好几个同学过来,指明要染你的灰蓝色。”

    “还行吧。”卫玖毫无情绪的评价。

    他的淡漠,丝毫没有抵挡理发师的热情。他拿来选色本给卫玖,兴奋的询问,“你这次要染什么颜色?我们店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